欢迎来到拼阀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0577-89881156

楼继伟:反全球化不得人心 打乱产业链对谁也没好处

作者:拼阀网新闻编辑部 日期:2019-11-09 13:23:31 阅读量:223

    2019年第十届财新峰会于11月7日-10日在北京举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前理事长,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楼继伟出席并演讲。

    楼继伟称,一年多来的全球经贸关系发展再一次证明了特里芬悖论的存在——美国是全球唯一拥有金融霸权的国家,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确立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以来,美元成为全球主要货币之一一直延续到现在,因此美国必须面对“特里芬悖论”,就要保持储备货币的国家地位,其地位必须坚固稳定,但同时继续保持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用资本输入的方式来平衡国际收支,相应的发行大量的国债,并维持其高流动性和相对稳定、低风险的收益,从而各国央行购买成为外汇储备的主要部分,投资者买入用来对冲高波动资产的风险,或者作为杠杆融资的底层资产,相对来说美元汇率会比较稳定,美元因此适于作为结算货币。但是美国经济双赤字的状态反过来会侵蚀经济的坚固性、稳定性,这就形成了悖论。

    楼继伟认为,美国政府和居民正是通过透支美元的信用,享受到了更多的资源和福利,“但是这种透支是有限度的,2007年美国联邦债务率上升到70%,居民储蓄率一度为负,过度透支了信用,再加上华尔街的过度创新和政府的监管放任,导致了全球金融危机”,他强调。

    楼继伟称,目前美国联邦赤字率进一步上升到了103%的水平,居民储蓄率稍有恢复,仍然处于较低的状态,因此美国政府应当认识到贸易赤字、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的必然性,特朗普总统所称的8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实际上都是过高的联邦债务率和过低的居民储蓄率造成的,不是美国吃亏,而是占了便宜。其它国家享受同样的经济福利,需要更为辛勤地工作,承担更高的税负。

    “尽管美国对多个国家不断地加征关税,但是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9月底,美国贸易赤字累计达到了481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扩大了5.43%,加征关税并没有减少贸易赤字的作用,反而加重了美国居民的生活成本”,楼继伟称,“反全球化和动辄制裁不得人心,打乱产业链、供应链对谁也没有好处”。

楼继伟还强调了中国市场的难以替代性。“中国不是苏联和日本”,楼继伟表示,前者带着封闭的计划经济阵营,在经济上与西方整体脱钩,而相较来看,中国并没有一个封闭的阵营,推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大幅度地开放的,按照比较优势的选择,需求方和供给方都是遍布全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去年底,在华外资企业约60万个,活跃的是40万个,分布从制造业到服务业几乎所有的统计门类,其中最多的是制造业,超过14万个,这与苏联完全不同”。

    而与日本比较来看,楼继伟认为,此时的中国比彼时的日本更为开放,而且国内市场广阔。“近年来我国贸易依存度降低,最高时2004年达到了80%,2012年降到了50%,主要是大量的加工贸易随着成本上升转移出去,以及产业升级、技术进步。近几年的贸易依存度基本在30%左右。反映了产业链和供应链遍布全球”。

    反观日本,楼继伟分析称,由于对美国市场依赖大,美国对日本的打压对其经济影响大,对其它国家外溢小,日方痛苦大得多。“以汽车为例,日本汽车行业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典型,中国在汽车行业则是全面吸引外资。当时日本没有合资汽车生产厂,目前中国则是以合资汽车厂商为主,自主品牌为辅的情况”。

    “当时美国对日本汽车征收高关税,三大日本车企都到美国南方设厂,并把各自的产业链逐步转移过去。为什么选在南方?因为底特律的汽车产业公会太强大,而且顽固。在南方生产每辆车的成本比在底特律低约2000美元,这给美国的本土车企带来的巨大压力,它们也多次寻求改革,但改不动,直到2008年濒临破产,危机触发了改革,奥巴马政府救助的底线就是削减过高的福利,生死存亡,才达成了改革共识。这个例子也说明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关日本什么事?”

    楼继伟强调,奥巴马政府后期就提出制造业返回美国,“但GM回得去吗?中国的汽车供应链是共享的,单独针对一家车企的部分较小,而且供应链全球分布,GM很难带回去。还有国内成本过高,是亏损和生死的问题。特朗普总统提出同样的要求,GM却在本土关厂裁员,到墨西哥建厂,哪个企业不愿意政治正确又正常经营?但如果政治正确意味着严重亏损,甚至破产,企业当然要选择活着”。


用户反馈
X